部落客的暑假作業

【政治魔人的暑假作業】我的寶貝

前言

我已經把famicom寫走了耶,最近這幾台又沒有能稱得上寶貝的…

部落客的暑假作業

我的寶貝

曾經有一位黃姓大師,教導過我們一件事:所有女朋友都要叫「寶寶」。

這位大師事發後去選立委,然後到現在依然默默的在當立委,只是黨籍一直換而已。除此之外還有幾位知名政客,也跟他有著差不多的政黨經歷,像是衝車大將軍、除三害的縣令等等。

這幾位在政黨間輕鬆跳槽的政客中,最值得一談的是因為國籍問題而黯然下台的小安安了。她跟她哥哥兩個人都是血統純正的菁英份子,也都是留美深造的高級知識份子。但是不知道為什麼,這兩位開記者會的次數遠比正經上班的次數多,而且記者會的內容還都是跟立委職務無關的事情。

後面提到的這四位口德不好又愛講話的人,頻頻愛爆料監督對手,又不肯以類似的標準檢視自己說過的話。相較之下,因為桃色糾紛而聲名大噪的黃大師,真的是默默做事的認真好政客。

Share This:

【政治魔人的暑假作業】老照片

前言

感謝口米小朋友提供本日捏他。(但是好痛)

部落客的暑假作業

老照片

「老照片」這個題目,我記得國中時候有看過有人拿來寫反共抗俄文。不過說到反共抗俄,就會想起台灣留俄的偉人 蔣故總統經國先生。(我有乖乖有挪抬,但是不能只叫他 蔣總統,因為那是專有敬稱,是講他老爸的。)

行政院長蔣經國和省府主席謝東閔,下鄉訪問屏東恆春鎮,會晤南灣里漁民。 (葛日新攝1973)

馬探養豬災戶 眼盯蔣經國照片緬懷

但馬總統的眼睛接下來,完全被牆上的照片吸引。馬英九總統:「喔,哇。」養豬戶周先生:「62年到68年。」

原來掛在牆上的,是故總統蔣經國先生,在民國62年到68年,到這個養豬場視察的照片,照片裡他穿著一貫的深藍色休閒裝,略帶笑容,跟著老闆到處走,這些古早鏡頭,讓馬總統抬著頭,一張一張細細瞧。

養豬戶周先生:「這是謝副總統。」總統馬英九:「這是行政院長是不是?」養豬戶周先生:「對、對。」馬英九:「我還是第一次看他穿布鞋。」

在下真的非常佩服馬總統,颱風一來就把形象通通吹走了,講十句話可以錯十二句…

平心而論,我雖然討厭國民黨、討厭蔣光頭,但是我並不特別討厭小蔣總統。不知道是因為他的開明專政真的做得很好,還是時間不夠久到讓很多事情曝光,總之我得到有關他的評價大致上很正面,而負面消息都圍繞著「蔣氏政權是獨裁政權」、「他是被逼著才解嚴」等等。

雖然這麼說很失禮,但是就我所知,有個小島的總統,連被逼著了都還做不對事情,似乎還以為自己還在野,有事情要找還在朝的前總統負責就好了。聽說那個前總統跟某個半島國的前總統一樣,一下任就被清算了,但是不知道為什麼好像很多人心目中的他都還沒下台。某程度而言我是希望他跟某半島國的前總統一樣,在有很多疑雲重重的情況下「被自殺」身亡就是了…

Share This:

【政治魔人的暑假作業】學外文的痛苦

前言

大家放心好了,I絕對不會說cynical,那都是they在說的。

部落客的暑假作業

學外文的痛苦

從小到大,我學習的最痛苦的外文,就是中文了。這裡說的是中文的古文,看著那些好像看得懂又好像看不懂的文字,閱讀起來的艱辛困苦還真不是普通的高。

其次,我學習的第二痛苦的外文,還是中文。這裡說的是簡體的中文,看著那些好像看得懂又好像看不懂的文字,閱讀起來的艱辛困苦還真不是普通的高。

最後,我學習的最痛苦的外文,依然是中文。這裡說的是課本上的中文,看著那些好像看得懂又好像看不懂的文字,閱讀起來的艱辛困苦還真不是普通的高。

(連續三段鬼打牆)

雖然我實在不應該自吹自擂,但是我真的覺得,我的語言天分應該還不錯,至少我英文、日文都在不知不覺間學到可以聽得懂、看得懂得程度。而我從小到大學習的語言中,所有跟語言有關的學習障礙,都發生在中文。

第一次是國小一年級的時候,我雖然會看一些字、會寫幾個字,但是我不會注音符號,所以比同班的其他小朋友花了更多的時間在學注音符號。而這些注音符號,我是為了考試而學的,我並沒有真的那麼需要他們來學習發音、代替文字。我當時跟老師討價還價,大致上是「ㄉ、ㄋ這麼難寫的字,我寫一行。那ㄇ、ㄧ之類簡單的字,可不可以只要寫三個?」老師她居然答應了…

然後是在國小三年級,要開始學書法了。這就真的不是我要跩,我可是從小就奠定了以後要拿鍵盤寫字的習慣的人,要我拿起毛筆來寫字,這簡直就是不可能!偏偏我們三四年級導師是全校最優秀的書法老師,所以我就一直被盯的很慘,我也記不太清楚我是怎麼混過去的了。

題外話,跟我們同年有一個女生當時在書法校際比賽常常得獎,前一陣子開同學會,發現她硬筆字現在也寫的相當的潦草XD

接下來就是國中了,國中一年級導師的故事我大概講了一千次,像是新生訓練第一天就把我的耳垂撕裂之類的,以後大概還要再講好幾千次。不過她是教英文的,所以我國中一年級的英文等於是與她無關的混過去了。不過我要講的是國文,就是因為有這樣的導師在,她對於我們小考國文的改考卷標準是「註釋錯一個字就算全錯」。

於是自此之後,我國中三年,國文科無論大小考,滿分就是只有75~80左右。沒辦法,註釋要拿到完整的分數根本不可能,不如把時間省下來睡覺。說真的我不太記得我聯考的時候國文考了幾分,但是反正我跟大家的總分一樣都是200分,所以應該不會跟平常的大考一樣吃虧吧?

高中的國文課,雖然我念了兩次一年級,但是我依然沒什麼印象。我記得在和平高中的時候,國文老師是個外省腔的大嬸,講話不太好辨識就算了,脾氣還很壞,所以我倪匡的小說看了很多。松山高中的時候,國文老師是個脾氣溫和的好好先生,所以我雜七雜八的書也看了很多。

事隔多年之後,讀輔仁的第一年,國文老師他,與其說是教國文,不如說是某種心靈成長課程還是怎樣的…(翻桌)

國文老師太認真了… at 蘋果豬日記V3.2
老師:「當主席的感想怎麼樣」
同學:「就我覺得台下同學不知道怎麼開始啊…」
老師:「不要去猜測別人的想法,說說你自己的想法就好了」

老師:「那你現在的想法是什麼」
同學:「就…就覺得這樣很正常啊」
老師:「那是理性的聲音,不是你真正的感覺」
同學:「喔…那就有點不滿意啊」
老師:「再深入一點」
同學:「…」

總之不知道是我運氣不好還是怎樣,我真的從小到大,學的各種語言,碰到的困難幾乎都是在國文,而且還都是不同種類的困難。

什麼?這篇沒有扯到政治嗎?我一開始不是就提到了,我既然把中文視為外文的一種,就表示我主張台灣跟中國是不同國了嗎?

至於台灣究竟是不是一個國家,這點我就不一定那麼贊同了。我抱持的看法是「台灣各自獨立」論。簡單的說,我主張台灣應該以台北國、新北國、桃竹苗國、中彰投國、雲嘉南國、高高屏國、宜花東國之類為單位,或者是切得更細的單位獨立,並且互相建立邦交。而後再建立零關稅、單一貨幣、免簽證等等政策,加強各國間的交流互動。這樣子既可以迴避中國所擔心的台灣獨立問題,又可以解決邦交國不夠的問題,真是太完美了!

Share This:

【政治魔人的暑假作業】分享我的省錢小撇步

前言

禮拜六、禮拜天真的不是交作業的好日子,推推王一向在這兩天使用率特低,所以推文數就會有很顯著的慘…

部落客的暑假作業

分享我的省錢小撇步


忠孝西路公車專用道,四千萬


貓空纜車,十三億


新生高架橋,二十一億


無為而治的政府,無價。

 

不喜歡這個結局的話,我們還可以用營養午餐來計算:34.4億,約可以讓將近四十萬民學童吃一年的營養午餐。

Share This:

【政治魔人的暑假作業】公車帶給我的視野

前言

話說這幾天是貨真價實的暑假作業截稿日,這個禮拜天應該有很多小學生跟作業奮戰吧?

部落客的暑假作業

公車帶給我的視野

其實我一直算是大眾運輸工具的愛好者,從國小到現在,原則上我都是搭公車上課、上班。不知道是巧合還是怎樣,雖然捷運一條一條的通,但是偏偏我要到的地方幾乎都是捷運沒有到的地方,所以我主要依賴的交通工具還是公車。

我知道有很多人以為我今天要講的一定是台北車站前面的忠孝西路公車專用道,但是很抱歉,我今天沒有要婊馬市長。我今天要婊的是整個公車政策。

大家都知道,要改變一個人的習慣,有兩種方法:鞭子跟糖果。鞭子是處罰你希望他改掉的壞習慣,糖果則是獎勵你希望他養成的新習慣,而且最好可以雙管齊下。

交通政策也應該是如此,如果政府的政策是希望大家多使用大眾運輸工具的話,就應該要緊縮汽車、機車的生存空間,讓捷運、公車更為方便。我不得不說,政府在前半這點做得還不錯,從羅斯福路公車專用道、高居不下的油價、到最近的新生高架橋封了就沒辦法開放,充分的顯示出政府希望小客車不要開上路。但是後半的問題就很大了,我就先跳過詐湖線不說,單說公車就好了。

首先,就先來婊公車路線的名字吧。我想有搭公車的人都知道,有些車子會有副線、區間車之類的,行走的路線其實原則上大同小異,只是在其中的一小段不一樣。但是前幾年,從板橋開到台北的245,一共有三條路線,分為正線、德霖學院線、青山線(現在的245、656、657),其中後面兩條到從西門町到台大醫院,繞一圈就返程回板橋了。而245正線,卻繼續走仁愛路,一直到信義誠品、新光三越這邊繞一圈,再回到總統府這邊才開始回板橋。這兩種路線的差異已經大到讓很多人上車前都要一問再問,卻不知道是什麼原因,拖了好幾年才把三台的名字分開來,實在是擾民。

其次,再來婊講營運公司。在台北市,有一間公司的公車,如果不是情非得已,我絕對不會輕易踏上去。這間公司的司機不知道教育訓練在搞什麼鬼,油門都踩的很隨性,開車也開的很不穩,甭提他們車子更新的速度是各間公車公司之「冠」,首都客運連賣給其他公司的車都比他們的新。運氣還不錯的是,這間公司的黃金路線,在忠孝東路有捷運後,重要性大幅下降。而其他還沒有捷運的路線,如262、307、信義幹線等等,也都有其他比較優秀的公司來營運,所以我們搭車的時候就有選擇。但是對於沒有常常搭公車的人而言,如果剛好搭到的都是這間公司的車,可能搭一次就會對公車徹底失望了吧?

最後,我要婊的是公車專用道。(沒錯,最後還是會提到公車專用道)台北市最早實行公車專用道政策,是從信義路、仁愛路的公車逆向道開始的。時至今日,其他的公車專用道還是沒有這兩條完善。舉西門町為例,快車道上已經有公車專用道了,但是從板橋、三重、新莊來的公車,卻還有一大堆的站牌設在中華路上憲兵隊的門口。羅斯福路公館大學門口也是一樣,有一大堆車子在專用道上,但是慢車道還是有好幾台公車。「專用」了之後,還要繼續使用慢車道,實在是相當的混亂。比較少搭公車的人,只看站牌名稱,怎麼要知道是要在慢車道,還是快車道搭車呢?

順便跟各位分享一個密技:搭公車轉公車,跟搭公車轉捷運轉公車,刷悠遊卡的話花的錢一樣喔~

…快點想辦法讓公車轉乘公車有打折啦,你們有沒有心要節能省碳啊?

Share This:

【政治魔人的暑假作業】就是要FUN音樂

前言

因為我辦到了JCB卡,所以我可以去試刷nico的付費會員,把之前歌ってみた一些讀不出來的影片看完了。

部落客的暑假作業

就是要FUN音樂

一句話,三個字。

「辦不到。」

讓我們先複習一下法學常識:憲法>法律>行政命令。複雜一點的說就是,行政命令不得抵觸法律及憲法,法律不得抵觸憲法。但是因為憲法的規定是比較普遍性的規範,所以遇到很多法律有可能抵觸憲法時,才需要大法官會議來解釋憲法。

根據部落客的暑假作業的活動辦法上面的看板所說:
老師說:國有國法,校有校規,
參加「部落客的暑假作業」活動也要遵守活動辦法囉!

活動日期:徵文日期為 8 / 3 ~ 9 / 22

所以在活動網頁的最上面,先寫明了「要遵守活動辦法」,而且一再聲明這是「徵文活動」。但是今天的題目卻是:

1)影像檔、聲音檔皆可!
2)請本人演唱、演奏、創作皆可,個人及團體都行!
3)音樂類型不拘,有創意,有誠意,有熱情為上!
4)全部練習、錄製、文字都自己來!

好吧,請問一下在這個情況下,行政命令(老師出的題目)抵觸了法律(活動辦法),該以誰說的算數?

正常的法治國家,我們期待的應該是行政命令無效。

但是在某個自詡為法治國家的小島,我們卻會聽到有人口頭上說「依法辦理,謝謝指教」,但是卻偷偷用行政命令來蓋過法律。(提示:貓纜 環境影響評估法)
有時候,我們會看到民意機關不顧社會觀感,大大方方的制訂出違憲的法律。(提示:政黨比例 NCC組織法)
甚至有的時候,連行政命令都沒有,就會有第一線的執法人員「自發性的」違法、違憲。(提示:李漢卿 上揚唱片)

換另外一個角度來看,即使沒有被上面的或下面的蓋過,憲法、法律、行政命令就能好好落實嗎?

有一些行政命令其實沒有被取消,只是默默的就沒有人注意了。(提示:限塑政策)
還有一些法律,雖然沒有被廢止,但是因為執行難度太高,所以也默默的被忽略了。(提示:煙害防制法)
甚至有一些憲法,因為沒有制訂相關法律,所以就默默的被忽視了數十年。(提示:創制複決 兵役)

所以說,我的要求依然不多:你給我把口頭上掛著的「依法辦理,謝謝指教」先落實好!!

Share This:

【政治魔人的暑假作業】送給前任情人的一首歌

前言

這是一個非常悲慘的故事,沒有心理準備的不要看…

部落客的暑假作業

送給前任情人的一首歌

我和她的相遇,是我還非常小的時候。有一天我回到家時,發現她跟著我爺爺到了我家。我一看到她的時候,就驚為天人,覺得天底下怎麼會這麼吸引人的女孩子存在。她長得相當端正,有著白裡透紅的皮膚,而且還是個大家閨秀。我簡直就是一眼看到就迷上了她,之後每次有機會,都會抓著她玩好幾個小時,直到被爸爸媽媽叫回去吃飯為止。

隨著對她的瞭解越來越多,我被她多變的面貌吸引住,深深的難以自拔。有時候,她機靈的像是想要抓貓的小老鼠;有時候,她又狂野的像是打棒球的孩子。有時候,她帶著我在地上挖洞找寶物;有時候,她又異想天開的說想要飛到雲端去尋找金幣。一次又一次的,我被她種種異想天開的行徑嚇了一次又一次,我們十分珍惜每一次可以一起玩的時光。

然而,最後我跟她還是因為家庭因素而分開了。我爸媽都不贊成我繼續跟她這麼要好,認為會影響我的學業。她的父母親則是認為她已經過了成長的黃金期,拒絕繼續提供她發展其他的可能性。

最後,僅以這首歌,獻給我深愛的她,希望她還記得那一段美好的時光。

時至今日,還是有許多人在拆散故事裡的他跟她。或許男主角、女主角跟上面的故事不同了,但是情形是大同小異的。爸媽永遠都是「打什麼電動,有空快點去唸書啦!」這件事情可能即使到了我們這一代當了爸媽,也未必會有改觀…

前朝有一個陳市長水扁,靠著嚴正執法打壓大台電動,討好當時的家長,傷害了我們的感情。
現在有一個除三害的縣長,靠著創造新的「自治條例」,試著討好現在的家長,傷害下一代的感情。

臺北縣資訊休閒業管理自治條例 條文內容(摘錄)
第 4 條 資訊休閒業營業場所之設置,應符合下列規定:
一、距離國民中、小學及高中職學校四百公尺以上,主要出入口應臨接寬
度八公尺以上道路,並不得設置於地下樓層。

第 5 條 經營資訊休閒業,應遵守下列規定:
一、未滿十八歲之人禁止進入。

如果覺得上面的條文讀起來有點艱澀的話,我可以直接用白話文翻譯給各位聽:

第 4 條 一、要開網咖給我開到沒有客人的地方
第 5 條 一、要開網咖也不准客人進來

你們要不要乾脆順便宵禁跟戒嚴一起來算了?

Share This:

【政治魔人的暑假作業】早安。晨之美

前言

我最近的早餐幾乎都是睡前跟接近中午的時間…

部落客的暑假作業

早安。晨之美

大家都知道,早餐理應是一天中很重要的一餐。但是身為一個優秀的賴床人,我國小的時候,早餐幾乎都是在車上吃的,坐在桌子前慢慢吃早餐簡直就是天方夜譚。

我記得國小的時候,福利社每個月都會問我們要不要訂牛奶,然後就會有很多小朋友假借要訂原味牛奶的名義偷偷升級成調味乳。我們學校訂的牛奶是味全的,原味的跟調味乳的包裝還長得不一樣,所以去搬牛奶的同學都會對於這件事情非常困擾。然後每天送來的調味乳口味還都不一樣,我常常會拿到不愛喝蘋果口味的同學,硬是把蘋果口味的塞給我,所以我才會叫做蘋果豬。(其實這是今天才出現的說法)

有一次我忘記是跟誰去參觀牧場了,導覽的人員說了很可怕的話:「只有最好的牛奶才會拿來做鮮乳,比較差的就做成調味乳,更差的就會拿來做成保久乳。」姑且不論他講的是真的還是假的,這句話本身聽起來相當的有說服力,的確是次級的才會需要用調味來增加風味。不過身為一個小朋友,我回去之後調味乳還是照喝不誤就是了…

那天的導覽還講了台灣人喝牛奶的歷史,大致上是50年代的時候,以光泉為首,開始在台灣飼養荷蘭種的乳牛。一開始的時候並不順利,因為荷蘭種乳牛不適應台灣的天候,產出來的牛乳都非常的稀。後來經過一代又一代的改善後,才得以提供品質穩定的牛奶。(要抱怨我還沒提到政治的請耐心等候)

不知道是巧合還是中美合作援助的奶粉用不完,甚至可能是廠商去運作出來的,總之當時碰上中華民國政府大力推動早餐就是要喝牛奶的政策,不知不覺就讓光泉跟味全這兩間公司發了,一直走紅到現在,已經成為影響每個人生活的大型基礎工業集團了。

不過說真的,這個故事我每次聽到的版本都略有出入,時間點也兜不太攏。詢問可能有經歷過那個時代的長輩,得到的資料也有點破碎,不知道有沒有人手邊有比較正確的史料可以拿出來討論討論?

好,回題。政府的力量在這種情況,就顯得相當的巨大,可以讓台灣人的早餐從喝豆漿,默默的變成喝牛奶,而且還一去不回頭。類似的情況,小嬰兒也從喝母乳,默默的變成喝奶粉,然後變成喝嬰兒專用配方奶粉。政府的潛移默化宣導,有時候總是在意外的地方相當的強勢。

顏理事長志輝承蒙 陳總統水扁先生召見敬呈
「學童鮮乳飲用計畫」報告書

案例一:泰國經驗

  民國51年前泰國的乳品業並不存在,民國51年在丹麥政府的支持下建立第一家乳品廠及研究中心。民國73年為了應付牛奶供過於求的情況,泰國政府便提倡學童鮮乳飲用計畫。15年後這個計畫帶給泰國以下的成績:
□ 提高全國產奶量-從民國51年的每天120噸到民國90年1500噸(臺灣現在牛乳產量為每天981噸)
□ 擴大乳品市場-從民國51年只有8億泰銖市場到25億泰銖(等於20億新臺幣)
□ 今天的泰國乳品市場,酪農生產牛乳的供應已滿足當地80%乳品市場所需(我國酪農生產牛乳目前僅供應22%乳品市場所需)
□ 提供泰國人民25萬個直接就業機會
□ 提高每年每人鮮乳(牛乳)消費量十倍,今天每年每人鮮乳(牛乳)消費為20公升(日本-39公升,臺灣為15公升)
□ 營養不良狀況在5年內從19%減少至9%,孩子身高從每年平均增加2~3cm,提高到每年增加5cm。
□ 按照聯合國食糧組織(FAO)的資料,過去十年泰國的乳品業是全球發展速度最快的國家-高達14%。
□ 同時,還出口乳製品為國家賺外匯(包括到臺灣)。

但是換個角度想,這一類辛辛苦苦建立的習慣,也很有可能因為一點點疏忽,而輕易的被打破…


「我們宜採2.5ppm為三聚氰胺的判斷標準」

Share This:

【政治魔人的暑假作業】你要的幸福條件

前言

請見獵心喜的各位別著急,在下還沒有急著要嫁掉,謝謝。

部落客的暑假作業

你要的幸福條件

我要求的不多,只要能達到羅斯福總統所提過的,人民應有「免於恐懼的自由」,這樣就夠了。

但是要如何達到讓人民免於恐懼,這個問題就是大哉問了。把這個問題拿去問一百個學者,可能會得到一百種答案,其中可能包含好幾個「42」。但是就我個人而言,我要的真的不多,只求憲法中所保障的自由,不要輕易的被剝奪就好了。

(以下內容牽涉到中華民國憲法,請小心閱讀)

第 5 條 中華民國各民族一律平等。


「我把你當人看!」,我好害怕我哪一天被當成不是人看…

第 8 條 人民身體之自由應予保障。除現行犯之逮捕由法律另定外,非經司法或警察機關依法定程序,不得逮捕拘禁。非由法院依法定程序,不得審問處罰。非依法定程序之逮捕、拘禁、審問、處罰,得拒絕之。(下略)


「干擾審判」這種理由都說得出來,下次換我被抓走的罪名就是莫須有…

第 14 條 人民有集會及結社之自由。


要不要回頭複習一下刑法第160條「意圖侮辱中華民國,而公然損壞、除去或污辱中華民國之國徽、國旗者,處一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三百元以下罰金。」

第 15 條 人民之生存權、工作權及財產權,應予保障。

財產權:有沒有人要試試看台北市的腳踏車可以停多久不被偷?


「優質人力」是吧?22k在台北國是要怎麼活?又哪來的閒情雅致想結婚、想生子?

第 17 條 人民有選舉、罷免、創制及複決之權。

我們偶爾有機會行使選舉權,但是只能從兩簍爛橘子裡面挑一簍比較不爛的,死老百姓沒有投票給芭樂的權力。
理論上我們有罷免權,但是罷免總統要由立法院才能發起,死老百姓沒有這個權力。
創制複決權根據公投法,不去投票的通通算反對,所以死老百姓也無權享用這個權力。

 

今天暫時就到此為止吧,一口氣講完的話以後就沒辦法繼續講憲法了XD

Share This:

【政治魔人的暑假作業】青春期的秘密

前言

「這個秘密就是,這壇酒,他喝‧完‧囉!」

部落客的暑假作業

青春期的秘密

其實我高中的時候曾經想要加入共產黨。
咦?這不是秘密?大家都知道了嗎?那我換別的來寫好了…

其實我國中的時候曾經想要開車撞台北市政府跟教育部。

要撞台北市政府的理由很單純,是當時市長陳水扁為了討好家長,在我國二的時間開始大力掃蕩電動玩具店,害我就此沒有大台電動可以打。這件事情我一直視為是我跟陳水扁的個人恩怨,持續記恨到今天。

要撞教育部的理由也很單純,純粹是因為要面對聯考實在太煩了,想說開車撞教育部搞不好可以上新聞,看看能不能為全天下的考生做點什麼。但是我想這可能是某種考生的集體潛意識,而不是我個人的秘密?然後回頭來看教改政策東改西改,號稱要降低學生的壓力,結果現在每年都還是有人因為受不了考試壓力而輕生,還要被數落兩句「這些草莓族就是(略)」,我就很慶幸自己沒有白白犧牲,反正這個社會根本不在意這些倒楣的考生。

我再說一次:「教改第一個要改的是家長、第二要改的是父母、第三個要改的是監護人。這三種人的心態不改,孩子的讀書壓力永遠不會減少。」(教改這麼亂怎麼改?就亂改啊…

回過頭來看單一版本教科書這件事,我非常高興看到郝市長提的釋憲被打槍了。

【台北市教師會新聞稿】籲請北市教育局:停止爭議綱本政策 回歸教育專業本質 | 苦勞網
大法官會議於98年7月31日作出決議,針對教育部函文中就教科書之選用侵害地方政府自治權限及違反法律保留原則之疑義,不受理臺北市等八個縣市政府所提申請釋憲案,認為「國民教育法」之解釋應以教育部之見解為主。

但是就算回到一綱多本,我們還是得要解決有一些家長要求小孩子把每一本課本通通背的滾瓜爛熟。我之前不知道在哪裡看到的,說「護士的醫療疏失跟工作時數成正相關」,而現在對付醫療疏失的方式是「要求護士去上更多的醫療品質課程」。對這些考生的情況也是類似的,腦袋被塞滿了太多東西無法消化,所以考試考不好,解決方法卻是「塞更多書進去」,這樣子合理嗎?

(跳tone)所以我就算結婚了也是不敢生小孩,這個就下一篇再說吧。

Shar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