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學生活

真理大學的房子蓋得真妙!

DSC00189

這幾天到真理大學玩,發現他們的房子蓋得非常奇妙。像是我現在正身處於這樣的地下城中的教室…

DSC00190

這個地下城的出入口長這樣,轉到樓梯的角度看更像地下城…

DSC00191

走下去之後的走廊有點窄,但是到了第一張圖的坑道裡面,就是另一番風景了…

DSC00192

這裡面的風景看起來整個是RPG中才會有的地形啊!往前轉過去一定會碰到魔王,所以要在右邊的紀錄點回復HP、紀錄,不然萬一被打趴了就…

Share This:

工商時間

幫口米的同學打個廣告…

自行車騎乘路線偏好問卷調查

這個問卷的初稿是我最近看到的問卷中相當像話的,台大的果然比較厲害?

Share This:

我論資訊管理結構與實體空間規劃配置的關連性

上一個世代的人,對於資訊管理的方式,是採取圖書館式的。資訊要分類、排序,這樣才能夠確實的掌握得好。各種書翻開來,都有目錄,這就是圖書館式資訊管理的證據。

網路時代的孩子,腦中的資訊管理,是採取Hypertext式的。這筆資訊跟另一筆資訊之間沒有必要有一定的類別或是順序,只要有足以提示的關連性就好了。而這種資訊管理的方式,上從腦神經科學的研究來看,事實上是比較接近大腦的神經元的連接方式的!

也因此,現在當爸爸媽媽的,看著小孩子的房間很亂,都會覺得很擔心他們找不到東西。但是事實上,我們有著跟上一代截然不同的搜尋方式,這只是代溝在具體的房間,所投射的結果罷了!

或許,等我們當家長的時候,孩子們腦中的資訊管理結構,又跟我們截然不同了。到時候他們的結構,投射在房間,又會是什麼樣子呢?
 
Continue reading

Share This:

第一次畫M型社會就上手

今天填了畢業生問卷,準備離校,其中有一題是問家中的總收入大概有多少…

二十萬以下的級距是一萬一萬跳,二十萬以上是十萬十萬跳,所以可以輕輕鬆鬆的畫出M型社會耶!

Share This:

回01上面的單車大頭症文…

我記得聽過一個實驗是這樣的:

把一群猴子放在一個籠子裡面,牆上有一個按鈕,按了的話籠子會通電。
一開始一定有猴子手賤會去按,所以就害得整籠猴子都被電擊。

等到這群猴子被電幾次了之後,他們知道了那個按鈕的可怕,
於是當有任何手賤的猴子要試著去按的時候,其他猴子就會恐嚇他甚至打他。

實驗者的實驗這時候才正式開始,他把一隻新猴子放進去換了一隻出來。
這隻新猴子不知道按鈕的可怕,所以就會想要去按按看。
但是新猴子一接近按鈕,就會被其他猴子恐嚇,
所以一陣子之後,新猴子學會了這個按鈕不可以按。

於是實驗者又換了一隻猴子進去,這隻新猴子靠近按鈕的時候,
剛剛的半新不舊猴子也會試著阻止他。

等到一隻一隻的換,換到最後,第一批舊猴子通通不在這個團體裡了,
即使這些新猴子都不知道為什麼這個按鈕不可以按,
但是有新猴子想要按按鈕,其他猴子還是會恐嚇他、打他。

這時候,實驗者就算把通電的開關關掉,猴子也不會再去碰那個按鈕了。

Share This:

道地的非基因豆漿

好傢伙,這玩意的原料似乎並不是由DNA序列所產生出來的,搞不好是矽基生物也說不定。這種東西我不曉得誰敢喝…

Share This:

國文作業「我的閱讀經驗」

老師說要用手寫在六百字稿紙上面,但是我上次的那一篇被我家的狗吃掉了,所以拖到現在還沒交。重寫一次,我決定先用電腦擬一下稿,再謄寫在稿紙上。這次我是打算這麼寫的:

    我還在上幼稚園的時候,就在我爸的指導之下,讀過了三字經、百家姓、千字文,為我敞開了國學之門。國小的時候,我又在我爸媽的協助之下,陸陸續續的讀完了西遊記、水滸傳、三國演義跟紅樓夢,拓展了我的經典文學著作之路。就讀國民中學的時候,我在準備聯考之餘,先看完了全套金庸武俠小說,後看完了莎翁全集。其中,我印象特別深刻的是射雕英雄傳、神雕俠侶、倚天屠龍記這三部曲,以及哈姆雷特、奧賽羅、馬克白、李爾王這四大悲劇。

…我該這樣寫嗎?

Share This:

受傷報告

前幾天,我在裝硬碟的時候,左手無名指被機殼側板的卡榫攻擊了。這個卡榫大概也是0.8mm厚的,所以與其說是割傷,不如說是砍傷。在換過了幾張衛生紙之後,我總算把血止住了,但是傷口還是太深,直到第二天才能換成透氣膠布包紮。

今天早上保齡球課的時候,我在第九格的第二球出手後重心不穩,跌倒在球道上。當時的姿勢我應該是要用左手來支撐,但是因為我怕手上傷口又裂開,所以我只好用右手來撐。

然後右手拇指就吃蘿蔔乾了。

兩隻手都受傷了,為什麼我還拼命更新呢?…

Share This:

中國文化基本教材?

曾韋禎的部落格:中國文化基本教材 – 樂多日誌

雖然我可以明白曾先生一貫的立場的確是這樣,但是我看這篇文章從第一段話就不舒服。我不是極端的台獨份子,我認為現在的台灣不管怎麼說,都不能夠否認台灣文化受中國文化影響的程度吧?

有人惡意曲解儒家的學說,拿來矮化人民、操弄人民,甚至用來愚民,但是這難道是孔子、孟子的錯嗎?儒家當初會提出這些思想,也是為了提供改革他們的亂世,而辛辛苦苦想出來的一套學說、一套主義。即使他們的學說即使有不夠完善之處,運用在真實世界上太過不切實際,那也是得要實施了之後才知道吧?

達爾文的演化論本來只是用來解釋生物的,後來被拿來當成合理化帝國主義的藉口,難道被不當延伸的演化論也是垃圾書嗎?馬克斯提出共產黨宣言的時候他也是想要改革逐漸腐化的資本主義社會,而共產黨後來變成極權政黨,難道這也就要因此摒棄共產黨宣言裡面所帶有的積極思想,共產黨宣言也是垃圾書嗎?

講極端一點,有人拿菜刀去砍人,難道這是做菜刀的人的錯嗎?

我高中的時候非常不喜歡中國文化基本教材,主要的原因還是出在教的方法無聊,考試又都是考我們對原文的背誦、默寫,我這麼不愛背書的人當然就恨屋及烏連孔子一起討厭下去了。

在聽了「又一夜,他們說相聲」之後,我回過頭來看儒家思想的時候,當沒有考試作為誘因(負面的那種),我發現其實儒家思想還蠻有趣的。尤其是荀子對孟子那種針鋒相對的態度,用現在的話來講,就是為了要出名所以猛嗆學長,然後開始打筆戰。

不過回到那套「中國文化基本教材」,究竟是誰決定這幾本課本只放四書的啊?中國五千年歷史上,即使大部分的朝代都把儒家思想當主流,但是道家、法家、墨家、陰陽家跟佛教的影響,絕對不小於儒家。再怎麼說,六本課本少說也得各分一半來講一講這些學派吧?

我認為要學中國思想是好事,但是不該一直在已經死去的文言文上打轉,而是把這些古文留給有興趣想要探究的人去學,而讓沒興趣的學生對這些思想的本體有所瞭解就好了。畢竟語言、文字都只是資訊的載體,接觸到這些思想的途徑很多,文言文、白話文,甚至是漫畫(感謝蔡志忠先生),都可以是媒介。簡單的說,我們學那麼多文言文幹嘛啊?!

Share This:

我終於說到這句話了!!

今天下午上國文課的時候,看一年級學弟的女朋友在玩Super Mario 64 DS,我就跟他們說我當初N64時代玩Mario 64的時候,頭暈外加不習慣這種開放空間,所以玩了老半天都沒辦法全破。然後就順便問了一下學弟當初玩的時候是幾歲…

    學弟:「國小二年級吧?」
    APP:「二年級就能全破,會不會太強」
    學弟:「還好啦,畢竟從我有記憶開始,我爸就在教我打電動了」
    APP:「家學淵源真是深厚…」

    APP:「不過說到國小二年級啊…我當初玩紅白機的超級瑪莉也是那個年紀。也就是說,我在玩超級瑪莉的時候你才剛出生…

Shar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