蔣公

我開始覺得我當不了搞笑政客了…

雖然說我一向都想要成為一個優秀的搞笑政客,但是最近這兩天我超挫折的…

台灣競爭力論壇建議 總統任期改8年

環球經濟研究社社長林建山說,以目前台灣來說,政策成形到完成立法約3年,總統任期只有4年,無法完成太多事,建議總統任期應該為8-10年。他並舉例,大陸領導人任期是10年,馬也提黃金10年,建議總統任期應延長。

如果是我的話,會提出「乾脆總統任期改成作到死好了」,大家一聽就會知道這是在鬼扯(外加批評先總統 蔣公),不會認真評估可行性。但是八年這種數字,好像有道理、又好像可行,這麼危險的數字我實在是不太敢講…

防自殺 新北市考慮買炭要登記
局長林雪蓉表示,衛生局還計畫讓商家擔任自殺防治守門員,考慮比照香港模式,要求業者把木炭上鎖管制,民眾必須透過店員去拿才能買到,藉此降低自殺意願,但目前只有有初步想法,細節還待研議。

還有像是買木炭要登記這種事,我平常也會拿「買菜刀要登記」出來當笑點,聽起來都還算荒謬。但是被他們這樣子一講,我是不是得把層次拉高到「到碧潭風景區等知名景點,需要申請入山證」之類的,聽起來才會夠不可行?

…等等,如果農藥、木炭都可以了,為什麼碧潭不行(抖)

我心目中的那把尺,通常只允許我發表過激言論,不允許我作這麼危險的發言。我果然還是太嫩了,所以說我應該當不成搞笑政客了。


我在網路上寫個日記,然後底下如果被要求加註「自殺不能解決問題(略」也不奇怪,這就是這麼奇怪的時代。

Share This:

【政治魔人的暑假作業】旅行中我所遇見的美好

前言

居然兩個禮拜一都是旅遊題目,我的旅遊政治梗沒有多到可以撐這麼久啊~~~

部落客的暑假作業

旅行中我所遇見的美好

前年,我們家去了歐洲一趟。在去之前,我對法國市區的印象是「刻意維持古早味」的城市,實際一跑,更加加深了我的這個印象。巴黎市在某種程度上,刻意被切割成「傳統的巴黎」跟「現代的巴黎」。

代表「傳統」的巴黎,就是人人在講到法國歷史時,馬上會想到的富麗堂皇的皇宮、聖母院、塞納河等等,幾乎可以說是維持的跟幾百年前一樣。而代表「現代」的巴黎,則是跟現在全世界四處都有的大都市一樣,單憑街角一景很難看出是在哪裡拍的。

P1110781

這張照片是在協和廣場拍的,這是巴黎觀光客最多的地方之一。協和廣場位於塞納河邊,廣場上有著名的方尖碑,而且距離凱旋門、羅浮宮都不遠。

然而,這個廣場在歷史上有相當重要的地位。

法國大革命 –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斷頭台:斬首六萬

* 自1791年—1794年,巴黎設置斷頭台,三年內被斬首的反革命份子達6萬—7萬人之多。
* 斷頭台遺址即今日巴黎市中心協和廣場。

大家都以為法國大革命是民主的先驅、是推翻帝制的象徵。但是有花點時間去看課本以外的歷史的人,就會發現這些說法通通都是「勝利者寫下的歷史」,跟事實不一定不相符,但是多多少少帶有Propaganda。

法國大革命後,因為國內的領導體系瞬間垮掉,各地領導革命的群雄又一時橋不攏誰作主,外加附近各國勢力也都在蠢蠢欲動,法國真的混亂了好一段時間。混亂了多久,有人說五年,有人說十年,要看主張的人認不認同做得比皇帝還糟的新政權。

混亂過後,第一個執政黨是雅各賓黨。他們事實上是以民族主義為號召(提示:「這就是愛法國啦~」),對內剷除異己(物理方式、永久的,簡稱斷頭)。等到國內政局穩定後,再將外國勢力慢慢趕走,宣示法國的主權。雖然結果論而言,他們做的其實還不錯,但是手法太過激進、極端,評價似乎並不太好。但是如果當初雅各賓黨能夠繼續執政下去的話,我們現在看到的歷史應該會寫作「他們用有魄力的方式迅速的整合了國內的雜音,並且阻止了外國勢力。」

順道一提,在遙遠的另一端,某一個國家,他們的歷史是寫說「委員長率領從軍校出來的親兵北伐,整合了國內勢力。…(略)…領導國軍抵抗外族侵略,抗戰八年,終於取得最終的勝利」云云。

不知道為什麼我從小開始就看這個史觀不爽,整個忽略掉其實該委員長也是軍閥的一員。而且最後戰勝還不是他打贏的,他們連補刀都沒補到居然也可以分經驗植。甭提後來在短短的幾年之內就可以弄掉大半個國家,逃跑(不對,應該叫轉進)了之後還可以在歷史課本上寫「偽匪政權不專心抗敵,專門拉攏民心,鼓吹農民上前線。國軍不忍對農民開槍,才會節節敗退」之類的…

扯太遠了,回題回題。

上面那張照片,那個雕像所在之處,就是路易十六被處死的地點。他的死,為法國帶來了一段混亂,卻為法國帶來了更久的自由、平等、博愛。協和廣場上,歷史沒有被和諧。

我們的「自由」,卻在隨時會被拆掉的廣場前搖搖欲墜。民主紀念館裡面,紀念的是一代暴君。

Shar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