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統

依法行政就好了,真的

雖然我每次講到「我們一切依法行政,謝謝」,都是用來嘲笑馬英九的。但是我這幾天的心願真的很小,只求依法行政就好了。

警察這樣子亂驅趕民眾、衝進人家租的房間裡搶布條、衝進人家店裡造成混亂,警察這麼做的法源何在?

集會遊行法?社會秩序維護法?還是陳雲林所在之處真的已經戒嚴了?

警察口口聲聲說著「我們依法值勤」,但是到現在都沒有任何人出面說明,他們到底是憑什麼法這樣亂抓人?

然後電視上面看到國民黨的官員、議員、警察局長的藉口大概長這樣:
1. 不要靠近那附近去挑釁就不會被驅趕了嘛
2. 民進黨以前恨不得要撕了國旗,現在憑什麼消費國旗
3. 我們沒有執法過當,歡迎來告

我承認,抗議的人的確是去挑釁的沒錯,但是挑釁有違法嗎?難道兩次凱達格蘭夜市就不算挑釁,就算是正義之聲?好,就算是這樣好了,請告訴我們,挑釁是犯了什麼法

那消費國旗有錯嗎?還是說消費國旗只准國民黨消費、民進黨就只能消費愛台灣。好,就算是這樣好了,請告訴我們,消費國旗是犯了什麼法?

至於執法過當不過當,這個槽我都懶得吐了。你們是在執哪一國的法啦…

 

我不敢奢望陳雲林承認台灣主權,也不敢奢望陳雲林叫馬英九一聲總統,更不敢奢求陳雲林真的聽得進去抗議的人的聲音。我的要求真的不多,我只希望警察面對抗議民眾,依照最低限度的依法行政就好了…

Share This:

你們把阿扁當成誰了啊?!

陳前總統在2004選完了之後,不斷的消耗民進黨的政務官,讓有能有才的人士一個一個的被消耗掉。而對於國民黨陣營的指控,卻又一直拿不出一套合理的證據來證明自己的清白。

今天下午,阿扁他開了記者會,承認他的錢有被匯到國外,進行某種類似洗錢的活動。這麼一來,所有國民黨對他之前的指控,即使過程再不合理,也由阿扁的這場記者會證實了他們的指控是正確的。

剛剛,凌晨零點二十幾分,有個有力人士告訴我了一個秘密,交代我千萬不能跟其他人說。所以我用打的:

真正的阿扁已經死了,現在的阿扁是影武者

其實阿扁他在2004年選舉前就已經被暗殺了,我們現在看到的阿扁其實是用高超的整容手術變成阿扁的另外一個人。這麼一來就可以合理的解釋為什麼他那天開刀要開那麼久,奇美小護士的證詞、「傷口是假的」之說等等也都可以是真的!除此之外,阿扁第二任總統期間的性格大變、決策無能之類的,也都有了一個完美的解釋!

沒錯,阿扁他死了,已經不在了!
但是他會在民進黨的背上,在支持者的心中一直活下去!

Share This:

陳水扁是該反省!

「仔細想想,這八年來,我實在做錯了不少事情…」

「我不該在剛上任的時候,為了平定民心,用了前朝遺臣,害得我左右為難。」
「我不該在連任之後,輕易的放過那些說我被槍擊是作假的人,害得我被他們認為是作賊心虛。」
「我更不該在施兄率領紅衫軍的時候,讓他們的氣焰一天比一天高,害得我一副無能又理虧的樣子。」

「我最大的不應該,是應該早點抓一些人來槍斃的。」

「這樣子,以後國語課本就會記載我砍了爸爸最愛的楊桃樹之後會誠實的認錯、看到廟裡的泥菩薩會把他打碎說不要迷信、在河邊散步看到魚向上游會記取教訓、在外省老師用泥巴出言侮辱台灣人的時候剝一小塊泥巴嗆回去…」

「這樣子,他們就會叫我 陳公」

Share This:

作家的武器是筆,媒體的武器是鏡頭

那小市民的武器是什麼?

我昨天才剛講了那些孩子犯了什麼錯,她今天就抄襲我。

請留給陳幸妤生活的空間 | 四十八個德瑞克

雖然我覺得她真的很辛苦,但是我要講的不是這件事情,上面這篇文章已經足以涵蓋我的意見了。我想聊的其實是Youtube上鄉民的反應。

上傳這一則新聞的鄉民,給的標題是「陳幸妤闖紅燈後還生氣發飆呢」,給的Comment是「看來他真的是被逼到快發瘋了,這要怪誰?誰叫你爸爸當過總統」。很明顯看得出來他的立場是站在哪一側的,也很明顯看得出他的理性、良知之類的,都已經被他的立場伴隨著的仇恨掩埋了。

我不是說他的立場不對,而是他沒有分清楚他的立場背後的理性,而只得到了仇恨的部分。

我當然可以簡單的說她發飆不對、她闖紅燈不對,但是如果我把是非對錯的討論停在這邊的話,那是小學生等級的是非觀念。舉個例子吧,動手打人當然不對,但是當你被對方拿著槍指著的時候,攻擊他可能是你唯一活命的方式,那你打他還是不打?再舉一個課本上會有的道德議題,漢斯的老婆身患重症,唯一的藥卻又非常的貴,貴到他無法負擔。為了要救老婆的命,他唯一的選擇是去偷藥,那他是該偷還是不該偷?

世界上有很多事情都是這樣,介於對跟錯之間。你今天認為陳醫師她發飆錯了、闖紅燈錯了,所以你站在道德制高點的一方,指責他的錯誤。但是偏偏你下的幸災樂禍標題是一個錯誤,你所引用的報導是錯誤的偏見報導,報導的內容是來自於錯誤的狗仔隊,難道這樣子的你就比較有道德嗎?

底下還有另一個鄉民是這麼說的:

錯在他爹娘跟她老公 
貪污罪名一輩子洗不清

我只能說 她活該
一點都不同情她 這是台灣人之恥
越看她發飆 出糗 我越爽

老實說我看的有夠傷心,我不知道為什麼台灣人可以對不認識的人有這麼深的仇恨。即使陳前總統真的有貪污、她老公真的有貪污,那也應該是他們自己的事,無關陳醫師,也無關她的子女們。我不敢奢望大家都可以設身處地的替她想被狗仔隊跟拍的壓力,畢竟我們這些市井小民們,一輩子都不會有這樣的殊榮,可以成天被記者的武器瞄準。

說到武器,有人拿著武器對著你的時候,你該怎麼辦?

當然是用你的武器對著他。

鄉民的武器是什麼?我想應該是口水吧。

Share This:

馬總統的就職演說

中時電子報||馬英九總統就職演說全文

很長,很工整,是篇優秀的好文章。沒關係,我知道沒有人會真的去看完,所以我用三句話濃縮了重點:
1. 二次政黨輪替的歷史意義:千錯萬錯都是阿扁的錯
2. 新時代的任務:緊抓憲法、抱美國大腿、跟中國做好朋友
3. 台灣的傳承與願景:「我最快樂的一件事」(參見這一夜誰來說相聲

我一向以為這種詞藻漂亮、內容空洞的廢話,在科舉沒了之後,應該只有講相聲的時候才會拿來用。我萬萬沒有想到馬總統也是箇中高手,可以講出這麼一大串優秀的廢話。在此,我又要再一次的感謝賴聲川導演,是他們啟發了我講廢話的功力。

嚴歸 所謂廢話,就是一種聽起來似乎是很具體,事實上是很空洞的一種話。
白壇 嗯。
嚴歸 看起來似乎是要講到問題的癥結了,事實上是迴避所有的答案。
白壇 哦?
嚴歸 所以這種話雖然很流暢,但是注定要作廢!

Share This:

政治人物說謊一點都不奇怪

NOWnews.com 經濟馬上好? 蕭萬長:大環境不好很難!

出身嘉義的準副總統蕭萬長,2日晚間出席諸羅同鄉會的餐會,對於經濟是不是能夠馬上好起來,蕭萬長表示由於政府負債太多,再加上大環境不好,經濟真的很難在一時之間立刻好轉。

NOWnews.com 馬坦承633跳票 綠委:做都沒做就說做不到 騙選票啦!

馬英九昨天出席美國商會年度謝年飯晚宴時表示,他在競選時提出經濟成長率百分之六、人民所得每人每年三萬美元及失業率降至百分之三以下的「六三三」目標,雖然全球經濟成長趨緩,但他會全力以赴,就算經濟成長率達不到百分之六,也至少要有百分之五成長水準。

大部分輿論對於這件事情的看法大多是冷嘲熱諷,說他們「還沒上任就在打預防針」、「作不到就不要亂開空頭支票」等等。對於這些酸話,我完全贊成。

但是我很認真的說,我非常肯定未來的總統跟副總統,敢把這些話說出來。

回頭看看過去的立委、縣市長、直轄市長,有多少明明知道辦不到的政見,一直到任期屆滿,有幾個敢對自己任內的成績作檢驗的?

像我們所敬愛的郝市長,我對他競選期間淡水河的那隻廣告真的印象非常深刻,一直很期待著看他把淡水河整治到像愛河一般漂亮。於是我查了一下郝龍斌的政見,這邊的筆記是這樣:

    7.萬華區發展:
    一、活化淡水河使西區重生
    二、透過河川整治讓淡水河適合人活動
    三、西門町洛陽停車場改建為親水複合式觀景建築,成為水岸指標建築
    四、西寧電子商城外觀整修,並結合玉泉公園,成為西區親水休閒區
    五、從萬華到大龍峒架設空中花廊、美化河岸、水門與堤防

勉強算有做到的,應該只有第二條吧?至於成效到底是好還是不好呢,就請各位有興趣的話來約騎淡水河吧?

回到馬總統跟蕭副總統這邊,我認為,他們在還沒有上任的現在,就能夠體會到自己的政見太過夢幻,真的是一件好事。往好的角度想,他們執政期間,應該會因此而採取比較保守、安全的作法。舉例來說,或許這樣就可以減少、避免那些完全依賴祖國兼敵國所施捨的小惠,而採用其他可以凸顯台灣的作法?

或許對國民黨這麼老派的政黨而言,要認錯簡直是不可能的事情,但是總是得有人先出來承認自己可能作不到。這樣的工作,不論是非對錯、不用合乎邏輯、不需言行一致、不必始終如一,依然可以領著不敗的超人氣,帶著前所未見的高得票,迎向總統府的馬總統,應該是最適合承認自己犯了天底下的政客都會犯的錯的人吧?

Share This:

Propaganda

我在加拿大學到的英文字中,我印象最深刻的應該是這個字吧?單從字面上來看,propaganda是「宣傳」、「廣告」的意思。但是上到這個單字的課程是社會課,所以講的其實是「為了特定目的,而用特定手段進行的宣傳」,而且用這個字的時候通常帶有負面意義。

然後上課的時候就有講到一些propaganda的方式,常見的有換句話說、隱瞞部分事實、推卸責任、製造新議題之類的。我沒有留著當時的筆記,所以也想不起來確實講了些什麼,只知道老師講的加拿大近代史離我太遙遠了,我只能自己找例子。

其中有一個方法,我是那時候第一次聽到,是說政府的宣傳會把一件事情,改用另一個單字來形容,以迴避原來的詞的正面或負面意涵。中文似乎沒有這麼明顯的正面、負面意涵的單字,所以我試著用成語來舉例。如果有人為了言論自由而自焚,支持的人可能用的字是「壯烈犧牲」、「慷慨就義」之類的字眼,而政府的說法卻有可能是「抗拒拘提」、「畏罪自殺」之類的字。

之前我問一個人,問他為什麼投給國民黨。他跟我說,因為民進黨騙了我們八年。他舉出來的例子,像是「拼經濟」、像是「愛台灣」,這的確都是民進黨政府操弄口號過頭,所以他覺得被騙,我非常可以理解。但是在我的立場,我從小就懷疑三民主義怎麼統一中國,我也可以說國民黨已經騙了我二十年對吧?

最近在選舉過後,在電視上看到最多的就是對馬夫人周女士的造神運動了。老實說,我原本對她並沒有特別的印象,只覺得她長的就是一副事業企圖心很強的樣子。但是新聞拍馬屁的功夫實在太強了,強到一下講她的衣服多低調、一下講她女兒的衣服多便宜;一下講她愛吃的是哪一攤、一下又講她女兒愛吃的是哪一間。

按照我一般的標準的話,如果有新聞媒體這麼明顯的搞造神運動,我就算原本對這個人沒意見的,也都會變成討厭她。不過我知道,這還只是開始而已,以後粉飾太平的新聞還會多著是,我這麼早就開始討厭她的話該怎麼辦?

之前看報導,說她依然搭公車、繼續上她的班之後,讓我覺得她及家人都還沒有準備好,還不明白選總統不是一個人的事情,而是一家子,甚至一整個家族的事情。現在不是說周女士一定不能繼續當她的周女士,而一定要當馬夫人。而是當周女士同時也是馬夫人的時候,就得要同時注意到馬夫人的應為與不應為。

什麼事應為?利益迴避。
什麼事不應為?將自己、身邊的民眾暴露在危險之中。

老實說,我並不那麼在意利益迴避的這件事。畢竟她就算離職了,現在的同事還是有可能會攀親帶故、要拍馬屁的人還是有可能會刻意放水。這些事情即使她的操守再高,不管有沒有離職,外面的人還是多著是可以說閒話的餘地。反正當馬英九成為總統、周女士成為第一夫人的那時,她就已經輸定了。

回到propaganda的部分,其實對普羅大眾而言,無知搞不好才是幸福的?如果政府跟媒體可以共同塑造大有為政府的形象,人民又沒有足夠能力瞭解到事實的真相的時候,或許各個都會過的幸福美滿?

什麼都是假的,人民的感受才是真的。

我相信在馬總統及各大媒體的領導下,人民即使遭遇再嚴重的物價膨脹、實質所得不增反減、陸資進駐導致房價飆高,人民還是會活在幸福美滿的宣傳中。台灣主體性算什麼,聯合國又算什麼,那都是口號、都是目標,怎麼會有人民的幸福重要呢?

Share This:

法律教室 背信罪

Q:馬英九先生在競選期間,言必稱「台灣」。當選之後,開口閉口都是「中華民國」如何如何。如果真的照著他目前曖昧不明的態度跟中國談判,而導致台灣賠了夫人又折兵的話,不知道可不可以告馬總統背信罪?

刑法第342條 背信罪,全文摘錄如下:

為他人處理事務,意圖為自己或第三人不法之利益,或損害本人之利益,而為違背其任務之行為,致生損害於本人之財產或其他利益者,處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科或併科一千元以下罰金。
前項之未遂犯罰之。

A:不行。

中華民國憲法第52條明文寫著:

總統除犯內亂或外患罪外,非經罷免或解職,不受刑事上之訴究。

所以如果真的發生了上述情況的話,只能夠以內亂外患辦他!

刑法第104條 通謀喪失領域罪:

通謀外國或其派遣之人,意圖使中華民國領域屬於該國或他國者,處死刑或無期徒刑。
前項之未遂犯罰之。
預備或陰謀犯第一項之罪者,處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

Shar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