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文化基本教材?

曾韋禎的部落格:中國文化基本教材 – 樂多日誌

雖然我可以明白曾先生一貫的立場的確是這樣,但是我看這篇文章從第一段話就不舒服。我不是極端的台獨份子,我認為現在的台灣不管怎麼說,都不能夠否認台灣文化受中國文化影響的程度吧?

有人惡意曲解儒家的學說,拿來矮化人民、操弄人民,甚至用來愚民,但是這難道是孔子、孟子的錯嗎?儒家當初會提出這些思想,也是為了提供改革他們的亂世,而辛辛苦苦想出來的一套學說、一套主義。即使他們的學說即使有不夠完善之處,運用在真實世界上太過不切實際,那也是得要實施了之後才知道吧?

達爾文的演化論本來只是用來解釋生物的,後來被拿來當成合理化帝國主義的藉口,難道被不當延伸的演化論也是垃圾書嗎?馬克斯提出共產黨宣言的時候他也是想要改革逐漸腐化的資本主義社會,而共產黨後來變成極權政黨,難道這也就要因此摒棄共產黨宣言裡面所帶有的積極思想,共產黨宣言也是垃圾書嗎?

講極端一點,有人拿菜刀去砍人,難道這是做菜刀的人的錯嗎?

我高中的時候非常不喜歡中國文化基本教材,主要的原因還是出在教的方法無聊,考試又都是考我們對原文的背誦、默寫,我這麼不愛背書的人當然就恨屋及烏連孔子一起討厭下去了。

在聽了「又一夜,他們說相聲」之後,我回過頭來看儒家思想的時候,當沒有考試作為誘因(負面的那種),我發現其實儒家思想還蠻有趣的。尤其是荀子對孟子那種針鋒相對的態度,用現在的話來講,就是為了要出名所以猛嗆學長,然後開始打筆戰。

不過回到那套「中國文化基本教材」,究竟是誰決定這幾本課本只放四書的啊?中國五千年歷史上,即使大部分的朝代都把儒家思想當主流,但是道家、法家、墨家、陰陽家跟佛教的影響,絕對不小於儒家。再怎麼說,六本課本少說也得各分一半來講一講這些學派吧?

我認為要學中國思想是好事,但是不該一直在已經死去的文言文上打轉,而是把這些古文留給有興趣想要探究的人去學,而讓沒興趣的學生對這些思想的本體有所瞭解就好了。畢竟語言、文字都只是資訊的載體,接觸到這些思想的途徑很多,文言文、白話文,甚至是漫畫(感謝蔡志忠先生),都可以是媒介。簡單的說,我們學那麼多文言文幹嘛啊?!

Share This:

  • cc

    所以曾先生說中國文化基本教材是垃圾,並沒有說儒家是垃圾,不是嗎?

  • RL

    所以說問題不是教不教文言文,而是教的人有問題。

    很恰巧的,這些反對縮減文言文的人就是會亂教的人。

    如果不要學太多、學太難,叫中學生學文言文是好事;但讓這些極端保守守舊的傢伙教導學生,只是讓學生浪費生命!

  • >所以曾先生說中國文化基本教材是垃圾,並沒有說儒家是垃圾,不是嗎?

    我感覺上比較接近「儒家學說都是幫忙君王箝制思想」耶…

  • R

    >所以曾先生說中國文化基本教材是垃圾,並沒有說儒家是垃圾,不是嗎?
    我想他說的「這種東西」比較是「中國文化」而不是「中國文化基本教材」, 然後再點出這是受「垃圾中國文化之中的儒學」影響的產物


    真的, 我個人堅決相信曾先生沒有怯懦到只認為這一套教材或儒學是垃圾ww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