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觀察到的核能流言終結者

古早時代,我認識的反核派主張的論述,也一直站在「雖然信念不同,但是原則上正確」。所以雙方會很有默契的共同圍剿「反智的論點」,因為誰都不想被這些反智的人當成同伴。

但是在地震過後,「恐懼」變成反核派唯一的霸權。

在社會運動圈,任何「維持現狀」的動能本來就已經很薄弱了,所以本來就不太會有人積極擁核。而核能流言終結者因為一開始路線正確,而且太過正確了,馬上就獨佔了話語權。

核終獨占了話語權之後,沒有意識到自己的責任有多重大,依然用打臉哲學,繼續批評所有敵人。而這些「所有敵人」,包含了很多是上述的「消極擁核者」。

於是戰況就變成「一群拿著科學當武器的人」vs「一群拿著恐懼當盾牌的人」,雙方完全沒有交集,而且還順便把光譜中間的人通通一起幹掉了。

以女權主義為例,要主張女權的人,絕對不該把基進女性主義那一套當成「唯一的論述」,那只會連自己人通通一起消滅掉。應該要針對不同族群,看看他反感的點是什麼,用不同的論述來說服對方。

回到核能這一面,就是說碰到「我知道核能沒那麼危險,但是我還是會怕」的人,該如何降低他的恐懼、避免他讓恐懼主導一切。而不能揮舞著「核能一點都不危險」,就逼他要相信,這樣子只會導致無效溝通。

對,這就是我現在觀察到的核能流言終結者。

所有的力氣都花在無效溝通,讓人反感。

Shar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