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的國文作業激歡樂…

第一幕

旁白:
我徂東山,慆慆不歸。
我來自東,零雨其濛。

軍人背著行囊走在路上,面容滄桑,帶雨傘或荷葉之類可以遮雨的東西

(對著故鄉的方向大喊)
「故鄉啊!我回來了!!」

「沒想到,不知不覺之間,隨著周公大人東征,都已經過了三年了…」
(左右踱步)
「每次一到這種下雨天,就會令我想起,當初離鄉的那一天,也是下著這種毛毛雨」
「這麼久沒回去,不知道家鄉怎麼了?母親怎麼了?老婆又怎麼了?」

旁白:
我東曰歸,我心西悲。
制彼裳衣,勿士行枚。

(誇張的往西方踏出一步)
「現在,總算可以回去了!」

(脫掉外套,猛力的往外面一丟)
「難過歸難過,一想到可以不用穿這種該死的軍服,可以穿回短袖T-shirt,實在是想了就神清氣爽!」

旁白:
蜎蜎者蠋,烝在桑野。
敦彼獨宿,亦在車下。

(蹦蹦跳跳蹦蹦跳跳)(突然停頓)
(字字加重音)
「啊!……有…蟲…」
(速度加快,語氣盡量不帶語調)
「那邊的蟲捲捲捲捲捲的還一邊蠕動實在是有夠噁心的不過話說我們當年在車子底下睡的時候還不是一樣捲捲捲捲捲的跟這些蟲一樣噁心」
「Come on everybody一起來捲捲捲、捲捲捲、捲捲捲捲捲~」
「捲捲捲、捲捲捲、捲捲捲捲捲~」
「Oh what fun it is to roll in a one-horse open sleigh~」

(主角被旁白推下舞台)

第二幕

旁白:
我徂東山,慆慆不歸。
我來自東,堆雨其濛。

「沒想到,不知不覺之間,隨著周公大人東征,都已經過了三年了…」
(左右踱步)
「每次一到這種下雨天,就會令我想起,當初離鄉的那一天,也是下著這種毛毛雨」
「這麼久沒回去,不知道家鄉怎麼了?母親怎麼了?老婆又怎麼了?」

(楞個五秒鐘)
「等一下,這些話我剛才好像已經講過了」

旁白:
果蠃之實,亦施於宇。

(停下腳步,看著黑板上的果實)
「看到人家種的這些好吃的果實,真是想要偷偷摘一顆來吃」
「但是畢竟我是個有理想、有抱負的青年,怎麼可以作這種犯罪的勾當呢」
(繼續前進,走到窗邊折返)

旁白:
伊威在室,蠨蛸在戶。
(一個人抓著大蟲蟲跟大蜘蛛爬來爬去)
町畽鹿場,熠燿宵行。
(另一個人抓著鹿跟螢火蟲跑來跑去)

「這附近今天晚上會不會太熱鬧了點」
「看到這麼多蟲,令我聯想到一句非常美好的詞句,忍不住想要在此朗讀出來…」

「HAKUNA MATATA!」

旁白:
不可畏也,伊可懷也!
「在下…身為一個軍人,再怎麼說,也沒道理會怕這種『熱鬧的夜晚』吧?!」
「不過這種空無一人的寂靜,跟戰場上面的喧囂比起來,實在是令人懷念啊…」

(踱步下台)

第三幕

旁白:
我徂東山,慆慆不歸。
我來自東,零雨其濛。

「沒想到,不知不覺之間,隨著周公大人東征,都已經過了三年了…」
(左右踱步)
「每次一到這種下雨天,就會令我想起,當初離鄉的那一天,也是下著這種毛毛雨」
「這麼久沒回去,不知道家鄉怎麼了?母親怎麼了?老婆又怎麼了?」

(走到旁白旁邊抗議)
「等等等,這段話我念第三次了耶,你們有沒有創意啊」
旁白:「別抱怨了啦,再撐一下就過去了」

旁白:
鸛鳴於垤,婦歎於室。
灑掃穹窒,我征聿至。

「看著那邊坡上的鸛鳥在叫,老婆在家裡,一定每天都在嘆息吧…」
「別哭了,快把家裡打掃一下,我馬上就要回到家了!」

旁白:「其實,有時候,無知,是最幸福的…」

旁白:
有敦瓜苦,烝在栗薪;
自我不見,於今三年!

老婆:「(很不自然的語氣))老公啊老公,你什麼時候要回來呢?」
老婆:「柴火上面的苦瓜擺了老半天,就是要等你回來吃啊!」
老婆:「(折筷子)(發飆)結果你這混蛋居然給我逃家三年沒消沒息的,等你回來就知道好死」

旁白:「看來,這位太太已經忘記她老公是去當兵的了…」

第四幕

旁白:
我徂東山,慆慆不歸。
我來自東,堆雨其濛。

「沒想到,不知不覺之間,隨著周公大人東征,都已經過了三年了…」
(左右踱步)
「每次一到這種下雨天,就會令我想起…」

(再楞一下)
「想起…我想,後面的也甭說了,反正大家想必也知道我要講什麼了吧」

旁白:
倉庚於飛,熠燿其羽。
之子於歸,皇駁其馬。

(抬頭望著天)「看那黃鶯飛在空中,閃耀著他的羽毛」
(低頭沈思狀)「令我想起,當初迎娶老婆過門的時候用到的那批黃白花馬!」

旁白:
親結其縭,九十其儀。
其新孔嘉,其舊如之何?

(猛擺頭看著遠方的另一組人)「想當初丈母娘大人替她繫的配巾…」
(在猛擺頭看著更遙遠的窗外)「還有那些麻煩的要死的禮節…」
(低頭傻笑狀)「還有…還有…(扭扭捏捏)人家不好意思說」

(抬頭故作正經狀)「往日的時光是美好的,但是,現在呢?!」

(作推門狀)「老婆!我回來了…」
(老婆猛折一把筷子)「你還有想到要回來啊?」

(謝幕)

Shar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