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團隊學習與戶外領導」的爭議…

募50萬爬山 被爆 已收補助40萬

台大「團隊學習與戶外領導」課程,要求學生向企業索取五十萬元贊助到南湖大山縱走,爭議持續延燒。民眾昨向《蘋果》爆料,指爬山行程不僅全程外包給民間公司承辦,還由教育部補助四十萬多元,質疑對外募款正當性。

所以說雖然說「領導」總是需要一些管道弄錢,但是大學生嘛,還是太嫩了點

如果說自稱「我跟你們沒什麼不同,但是我可以幫你們做一些想做而不敢做的事」的話,拿到錢的機率就會高一點(像是某個mash potato party)

更高端一點的,會用一些虛無縹緲的正面價值來包裝,像是宣稱「為了地球的未來而走」,然後附上一些看起來很厲害但是毫無價值的產出,像是「有GPS軌跡的360度環景照片」、「遊客亂丟垃圾的熱點分析圖」之類的

沒有人能夠反駁這些「正確的廢物」的,只好乖乖掏錢了

如果陰德值累積足夠的話,才可以擺出「我是為了你們而走」的姿態

然後配上一些更形而上的文案,像是

玉/山 晴。 
我/你 都在這裡。

讓人連想要反駁都沒有辦法反駁

覺得上述課程有幫助的話,麻煩請捐500塊到我的帳戶,我會去吃一頓燒肉,繼續產出更廢的廢文回饋各位

14517660740_8c194077c8_o[1]

社會運動的「鴿派」到底存不存在?

最近這幾天一直在幫廢死說話,但是其實我自己也還沒有決定是要廢死,還是殺光全人類,比較能解決問題。但是現階段我還是比較傾向廢死,畢竟這兩條路相比,廢死是比較簡單的道路。

不過有參與過社運的人都知道,平常沒有存在感的那些鴿派,在議題熱起來的時候,就會一個一個自動跑出來,分享領頭羊的資訊、參與跟對方的討論,進而讓議題產生更多對話。

所以說雖然這些人平常可能沒寫文章、沒出聲,甚至有時候看起來像敵人。但是推動議題的人不能忽略這股隱形勢力的存在,因為當你們吸引了所有仇恨的時候,這些人講的話,對手還是有可能聽得進去的。


下一則新聞讓我們繼續來關心那些拼命把我們溫和擁核派歸類於「假擁核真飯盒」的某團體

六法全書整本唯一死刑‬

這幾天因為殺人犯的新聞,四處有人在要求「隨機殺人唯一死刑」。我認為這只能治標,不能治本,應該要整本六法全書唯一死刑,才能徹底解決問題。

唯一死刑的好處非常多,除了可以杜絕再犯之外,法律系學生也可以不需要耗費大量的時間,研究、記憶各項法律的量刑空間。

最重要的,法院審理時只需要考慮是否有罪,不需要在枝微末節的細節斟酌是無期徒刑,還是死刑,這可以大幅減少司法成本。

我觀察到的核能流言終結者

古早時代,我認識的反核派主張的論述,也一直站在「雖然信念不同,但是原則上正確」。所以雙方會很有默契的共同圍剿「反智的論點」,因為誰都不想被這些反智的人當成同伴。

但是在地震過後,「恐懼」變成反核派唯一的霸權。

在社會運動圈,任何「維持現狀」的動能本來就已經很薄弱了,所以本來就不太會有人積極擁核。而核能流言終結者因為一開始路線正確,而且太過正確了,馬上就獨佔了話語權。

核終獨占了話語權之後,沒有意識到自己的責任有多重大,依然用打臉哲學,繼續批評所有敵人。而這些「所有敵人」,包含了很多是上述的「消極擁核者」。

於是戰況就變成「一群拿著科學當武器的人」vs「一群拿著恐懼當盾牌的人」,雙方完全沒有交集,而且還順便把光譜中間的人通通一起幹掉了。

以女權主義為例,要主張女權的人,絕對不該把基進女性主義那一套當成「唯一的論述」,那只會連自己人通通一起消滅掉。應該要針對不同族群,看看他反感的點是什麼,用不同的論述來說服對方。

回到核能這一面,就是說碰到「我知道核能沒那麼危險,但是我還是會怕」的人,該如何降低他的恐懼、避免他讓恐懼主導一切。而不能揮舞著「核能一點都不危險」,就逼他要相信,這樣子只會導致無效溝通。

對,這就是我現在觀察到的核能流言終結者。

所有的力氣都花在無效溝通,讓人反感。

白砂糖是酸性化學物質來著…?

精製白糖最毒!等於把化學藥劑吞下肚

真的是每次看到這種文章都一肚子火…

精製過的白砂糖屬於化學物質,有害人體健康,請各位盡量避免食用。

其實水也是化學物質,有害人體健康,請各位盡量避免食用

因為身體吸收白砂糖的速度相當快,食用白砂糖後,血糖會急速升高,身體為了降低血糖,會大量分泌胰島素,導致血糖值急速下降,引發低血糖症狀。當血糖值持續偏低,身體又會為了拉高血糖而分泌腎上腺素,腎上腺素一旦分泌過剩,會讓人無法做出正確的判斷,或是出現焦躁、易怒等情緒反應,有些人甚至會因此失眠。由此可見,白砂糖對人體絲毫沒有半點益處。

你的內分泌系統如果對血糖的調節能力差成這個樣子,你需要的是就醫,不是相信偏方說這個不能吃那個不能吃。另一面,如果你提高血糖是用腎上腺素,而不是用Glucagon的話,你需要的依然是去看醫生,這表示你的內分泌已經完全死當了。

此外,白砂糖屬於「酸性食品」

……麻煩叫這作者回國小去,學一下自然可以嗎

這幾天又在戰教徒…(十幾年毫無長進)

既然有人要提起日本國憲法24條…

婚姻は、両性の合意のみに基いて成立し、夫婦が同等の権利を有することを基本として、相互の協力により、維持されなければならない。

婚姻僅以兩性的自願結合為基礎而成立,以夫婦平權為根本,必須在相互協力之下予以維持。

— 前情提要分隔線 —

有問題的是這個「兩性」,教會的解讀認為是一男一女才能稱為「兩性」。

日本的法律實質上對女性很不友善,但是日本最近的法律討論一一的在翻桌,連「冠夫姓」都隨時會被判違憲:其中一方需要「改名」,算不上同等的權利

— 判例的分隔線 —

日本對同性婚姻的判例不多,主要是「民法上雖然沒有不凖,但是行政程序上沒有制定」這個層次的理由,還沒到憲法層次。

然後目前日本的彩虹組織沒有繼續運作到釋憲層級,所以不確定

— 政黨政治不敢得罪人分隔線 —

主要政黨被LGBT塞公約的時候,大概分為三派:
1. 維新、社民:應該要讓同性也一體適用
2. 共產:應該要制定新制度來一體適用
3. 自民:婚姻沒必要非得是異性之間

不過因為彩虹組織太小眾,這公約應該是搓湯圓為主

— 憲法適用的討論分隔線 —

這點倒是很一致的「修憲成本超高的,目前的憲法也沒有明確不允許,等那一天真的來了,應該要修的話修民法就好了吧」

另外有跟GHQ憲法有關的部分我跳過沒看,片假看了有點累

— 報告完畢的分隔線 —

所以日本的LGBT雖然比台灣低調,但是他們在那一天到來的時候,修法的準備卻已經比台灣完整了

— 我朋友的分隔線 —

MMD杯又要開始了,請各位看看他老婆的新MV

何謂「拉法葉籠」?

你要找的是不是「法拉第籠」?

簡單的來說,拉法第籠是目前已知最有效的隔絕電磁波的方式。

每次看到有人轉貼跟有害電磁波之類的新聞。我都會在底下開始推銷「拉法葉籠」。這其實是一個明顯的錯字,拿去咕狗的話可能會找到法國的百貨公司尹清楓,或者是那艘船

但是事實上我在做的實驗是,看看這些人聽到有人用不認識的關鍵字,反駁他原來的想法的時候,是會拿這個字去咕狗,還是繼續對原本的想法深信不疑。

如果是前者的話,我預期得到的結果是,他咕狗完回來嗆我「你說的那個是法拉第籠吧」?
如果是後者的話,我根本懶得繼續跟這種人講下去,就讓他繼續怕電磁波怕到死吧~

連勝文的競選團隊到底跟他有多少仇…

搞選舉的應該都知道,「開放性問題」不能亂問,除非你設想好最糟糕的回應,而且有辦法承擔

今天這個廣告,已經是個大到僅次於「生命的意義」的開放性問題了,但是他們呈現的是一副沒有準備,而且拿了一個毫無脈絡的答案就想堵人嘴。是想說9.2%都是熱愛「正確答案」的人,這樣也能吞下去嗎?

問題是你今天碰到的是酸民耶!這群年輕人不需要對你有惡意,就有一狗票塊狀的惡意答案了。甭提今天這廣告還醜化年輕人,或是說找出「9.2%心中的典型『現在的年輕人』的想像」,這樣強調代購是要來戰嗎?


下一則新聞讓我們繼續來關心具有三大理論機能「自我修復」、「自我增殖」、「自我進化」的酸民影片會成長到什麼程度

我的專業,來自於不敢去巨匠

雖然我真的沒有去過巨匠,不過我對電腦補習班這件事情的認識大概是這樣…

舉比較簡單的例子來說明,如果你的目標是想要成為廚師的話,你要做的事情可能是
1. 拿起菜刀來自己煮點菜
2. 試著用不同調味料,試試看什麼口味比較好吃
3. 把試作品拿去給親朋好友嘗試看看,得到意見

但是補習班的環境作的事情是
1. 「這把菜刀,是有歷史的」,然後開始跟你講解菜刀的歷史、什麼樣的刀是好菜刀、哪裡買菜刀最便宜
2. 「鹽、醬油這些大家都很熟了,所以我們講點有難度的」,然後開始講起如何自製XO醬
3. 「沒問題,你們上過我的課之後,做出來的菜一定非常完美」,然後開始要求替班上其他同學的菜舉出十個優點